INDEX
THE WOMEN'S
FEDERATION
SERVICE
EDUCATION
CHIDREN
DATABASE
ORGANIZATION
PARTY
您当前的位置 :南海网 > 海南妇女网 > 妇工要情 > 巾帼风采 > 历史女杰 正文
刘秋菊:琼崖女杰,机智英勇不让须眉
时间:2013-03-14 14:50 来源: 海南妇女网 作者:

  腰间斜挎驳壳枪,背着一顶竹斗笠,头发自然往后梳,目光炯炯望前方。这是刘秋菊烈士纪念园里,刘秋菊的汉白玉雕像。

  雕像上刘秋菊的形象,很像照片上的她本人,相貌平常,朴实中还透着一股英气。“我母亲就像个‘农村伯姩(妇女)’,但这对她干革命帮助很大,不显眼,很容易从敌人眼皮底下脱险。”刘秋菊的女儿林玉香在其母亲的雕像前对记者说。

  刘秋菊雕像底座有1990年康克清题写的7个大字——“琼崖女杰刘秋菊”,雕像的正前方是一道照壁,上书“名扬神州”;刘秋菊的雕像后面有一座亭子,匾额上的3个大字为“杰人亭”。

  刘秋菊的故事,历来为海南乡间妇女所津津乐道。

  平民本色帮她脱险

  1899年,刘秋菊出生在琼山县演丰乡(现海口市美兰区演丰镇)福云村。幼年丧失双亲的她,给地主当过长工,饱尝了人生的辛酸。大革命时期,当革命烽火在其家乡燃起的时候,刘秋菊毅然报名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农会,此后走村串户,宣传发动群众跟土豪劣绅作斗争。

  原琼山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王万江说,在琼崖革命先辈林克泽的介绍下,刘秋菊于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此后艰辛的革命环境让刘秋菊身经百战,也屡屡遇险,但几乎每次都让她以其平民本色顺利脱险,叫敌人识别不了,奈何不得。

  刘秋菊这方面的故事简直举不胜举。

  1928年春节期间,刘秋菊、林克泽等人在演丰乡迈聘村共产党员林太川家里开会,由于探子告密,敌人派出民团20多名团丁,把村子包围了起来,情况万分危急。刘秋菊坚决让林克泽等人先从后门撤退,自己决计与敌人拼个你死我活。

  刚好此时林太川的妻子正在给双胞胎喂奶,刘秋菊急中生智,立即把身上的一件衣服脱掉,将枪藏好,给林大嫂使了一个眼色,然后从她怀里抱过一个婴儿,佯装给孩子喂奶。不久,敌人冲入林家,刘秋菊暗暗拧了一下婴儿的屁股,孩子顿时哇哇大哭。于是,她搂住婴孩一边摇动,一边喃喃自语:“哦哦哦,侬别哭,不用怕,老总是过路的。”

  “看见一个穿黑衣服的‘共产婆’没有?”敌人对她这对“母子”未起疑心,只是恶狠狠地向她问话。

  “他们刚跑出去了。”刘秋菊指着林克泽撤离的相反方向答道。

  还有一次,刘秋菊到云龙执行任务时,被敌人追赶,进入一个村庄时,看到几个妇女忙着舂米,于是脱去黑色外衣(她经常穿着黑色外衣,但身上穿了两三件衣服,以应付紧急情况),凑上前去,跟她们一边舂米,一边嘻嘻哈哈地拉家常。当敌人靠近时,她故意撞倒旁边的一位村妇,假装为争着拿簸萁而吵起架来,旁边的几个姐妹连忙劝和,假戏真做,敌人就是看不出破绽来。

  机智过人克敌有方

  王万江说:“刘秋菊不但能从敌人眼皮底下脱险,还善于在己方力量不足的情况下,巧妙地制敌。”

  1930年7月的一个傍晚,刘秋菊和神枪手林茂松(后来成为她丈夫)执行任务回来,经过琼山苏寻三乡的一个山涧时,依稀看见有100多个敌人黑压压地包围过来,她们赶紧躲进山林,敌人便开枪射击。乘着刚刚降临的夜雾,刘秋菊和林茂松也开枪还击,双方枪声密集,敌人不知道刘秋菊他们人数的多寡,不敢贸然冲锋。

  刘秋菊感到寡不敌众,不能久战,于是跟林茂松商量后采取东打一阵、西打一通的策略,让敌人判断错误,互相火并。

  果然,他们向东边开火,敌人便速速向东边应战;他们往西边丢了两枚手榴弹,西面的敌人紧张起来,全线开火,枪声大作。两边的敌人渐渐向中间地带靠拢,竟然对打起来。刘秋菊和林茂松则在敌人对战之际,向枪声稀落的北面突围。而敌人却火并到深夜才发现自己人打自己人,于是才懊恼地收兵。

  1932年春节前夕,为了打击文昌县潭牛墟敌人的嚣张气焰,中共琼文县委决定突袭敌人,派出陈英为袭击小队长,由刘秋菊当向导,并协助歼敌。小队仅10多人,一切按计划行事。

  陈英和刘秋菊先派一名侦察兵挑着豆腐花在敌人炮楼附近叫卖,其余战士则乔装成挑米挑菜的赶集群众,三三五五地进入潭牛墟,他们靠拢过去买豆腐花,然后故意争吵,并动手打起架来。

  刘秋菊赶来呵斥道:“不成体统,光天化日之下,在官府衙门前打架,去去去,到炮楼找长官理论去!”这句话是刘秋菊发出的行动信号。于是,这群“民众”你推我搡,向敌人的炮楼奔去,一窝蜂地冲上了炮楼。陈英一枪就击毙了敌人的乡长,刘秋菊也毙掉了文书和哨兵。战士们迅速背上敌人的枪支弹药,然后放火焚烧炮楼,胜利撤退。

  敌人做梦都想不到,此次突袭的人员中,就有他们悬赏5000块大洋缉拿的刘秋菊。

  琼崖女杰名播海外

  刘秋菊对革命事业的热爱之心,超出常人的想象;她在日常工作中表现出来的朴实的农民本色,给身边的战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尽管身居要职,但是交通联络、向导带路、挑水做饭和护理伤病这类事情,刘秋菊样样都做,从不计较职位高低和个人得失。

  1942年,丈夫林茂松牺牲后,刘秋菊的精神受到了沉重的打击,加上环境恶劣和战事频繁,她的身体越来越差,变得骨瘦如柴,脸色苍白。

  当时,刘秋菊身边的战友都劝她找机会好好休息,珍重身体。但她表现得很镇静和克制,丧夫的伤痛并不能摧毁坚定的革命毅力,她一如既往地为革命工作而操劳。

  刘秋菊的名字不但在海南广为传颂,还远播到了海外。

  抗战时期,新加坡《星洲日报》报道琼崖抗日消息时,曾写到:“……其后尤以独立队冯白驹与刘秋菊二位,英勇卓越,在琼山、文昌、定安各地战役,建功殊大,留下不朽的荣誉。”

  1949年8月,由于积劳成疾,医治无效,刘秋菊在五指山中心革命根据地病逝,年仅50岁。这位戎马一生的琼崖女杰,没有看到海南岛解放的那一天,实在是一大憾事。

  (摘自《海南日报》)

备案号[46010602000114]  Copyright (c) 2010 域名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海南省妇女联合会  技术支持:南海网  管理员登录
地 址:海南省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省人大政协楼11层
传真:65336469 邮编:5702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