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DEX
THE WOMEN'S
FEDERATION
SERVICE
EDUCATION
CHIDREN
DATABASE
ORGANIZATION
PARTY
您当前的位置 :南海网 > 海南妇女网 > 妇工要情 > 巾帼风采 > 历史女杰 正文
谢飞:长征英雄 海南女杰
时间:2013-03-12 15:22 来源: 海南妇女网 作者:

  在波澜壮阔的中国革命战争中,有一位传奇式的女英雄。她在近80年的革命生涯中,历经坎坷、饱受磨难,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作出了卓越贡献。她,就是前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央人民公安学院副院长谢飞。

 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60周年前夕,记者慕名来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拜访了谢老。走进宽畅明亮的客厅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1957年1月15日,毛泽东主席在接见中央政法干部学校学员时,与谢飞亲切握手的大幅照片;左边是海南省电视台赠送的条幅,上书“长征英雄海南女杰”8个大字。96岁高龄的谢老依然腰板硬朗,步履稳健,亲切而慈祥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微笑。刚一入座,谢老便缓缓地与记者聊起了她近一个世纪的风雨人生。

  苦难出身,信念坚定闹革命

  谢飞,1913年2月出生于广东文昌县(今海南文昌市)湖山区茶园村。她是谢德富第8个孩子,家人称她为“阿尾”。上小学时,父亲给她取名谢琼香。长征时,战友们亲切地叫她“阿香”。她与刘少奇结婚后,改名谢飞。

  由于家境贫寒,谢飞5岁就在村后山坡上放牛、割草。她8岁上学,1924年考取海南公学,受到革命思想熏陶。1926年9月,考入省立第六师范,次年2月入团,8月转入中国共产党。

  根据琼崖特委和文昌县委的指示,湖山区成立了农民赤卫队,谢飞的三哥谢冠洲任赤卫队指导员。谢飞和谢明珍等30多名回乡知青参加了赤卫队,挨家挨户动员华侨捐献枪支,并收缴了原国民革命军散落在民间的大炮和枪支,积极准备武装起义。

  为发动妇女参加革命,湖山区筹办了夜校。谢飞受命办妇女平民学校,在她的教育启发下,姑娘、媳妇们争先恐后地参加妇女协会。谢飞担任了溪尾、湖山联区区委委员兼区委妇委书记。

  1927年8月,谢飞一家都参加了农会和农军。国民党的爪牙对他们恨之入骨,一把火烧了谢家房子,并扬言要杀掉谢家老小。

  为保存力量,省委指示将谢飞接到香港。1928年10月,谢飞来到中共广东省委秘密机关当佣人,其实是秘密交通员。

  1929年7月,中共六大决定成立南洋临委。16岁的谢飞临危受命,孤身远渡重洋,到中共南洋临时委员会(新加波)和马共中央(马来亚)当文书、秘书。

  1932年1月,谢飞奉命回国,先后在福州、厦门中心市委工作。她战斗在隐蔽战线的前沿,以超凡的胆略、勇敢和智慧,与敌人周旋。

  万里征程,宁为玉碎紧跟党

  1934年夏天,谢飞秘密到达瑞金。这年10月,在错误路线指导下,中央苏区8万多红军迎战蒋介石50万军队,导致第五次反围剿严重失利,被迫进行长征。

  30名女红军随8万红军将士转移。她们个个是精英,最小的钟月林19岁,最大的蔡畅34岁,谢飞21岁。女红军编入卫生部干部团。

  1934年10月16日,中央纵队跨过于都河向西行进。国民党几十万大军围追堵截,到处造谣。谢飞和战友们一路行军,一路宣传党的政策,撒播革命火种。她们虽不直接参加战斗,但同样面临生死考验。

  中央红军在湘江遭遇蒋介石各路重兵的前堵后追。为冲出一条血路,红一军团打前站,三、八、九军团在两翼打击拦路的敌人。12月1日拂晓,敌机轮番轰炸湘江4座浮桥和红军队伍。黄昏前,谢飞所在的干部团在警卫营、五军团的掩护下,跟随中央纵队渡过湘江。

  1934年12月,中央红军进入贵州黎平县城,沿街满目凄凉,老百姓的血汗都被国民党榨干了。谢飞和战友们慷慨地打开挎包,挑出心爱的衣服、毛巾和日用品送给老乡。

  1935年1月15日,著名的遵义会议召开,成立了由周恩来、毛泽东、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小组,全权指挥军事。董必武向女红军传达了会议精神,谢飞和战友们听后,个个精神振奋、斗志昂扬,与中央红军一起四渡赤水,摆脱了围追的敌人,取得了战略上的主动权。

  1935年5月下旬,中央红军来到大渡河安顺场。从安顺场到泸定桥320里,上级命令3天赶到,休养连的女红军踩着羊肠小道飞奔。这时,谢飞发高烧,嘴唇泛起白泡。董必武牵着小白马说:“阿香,骑上我的马。”谢飞连声说:“不行!不行!我能撑得住。”她在战友的搀扶下,拄着拐杖紧跟队伍,上山一步一步向上挪,下山两手撑在地上,一步一步向前滑。董老看着谢飞实在走不动,命令她骑上小白马。谢飞骑了二三里地,又坚持下马自己走。谢飞回忆说:“在最困难之时,骑过董老的马五六次,董老有救命之恩啊!”

  快到泸定桥时,大雨如注,山路崎岖狭窄,战士们三步一摔,五步一跌,队伍简直在“滚进”。有的战友担心谢飞过不了泸定桥,提议将她寄在老乡家。“寄”是一个很敏感的字眼,意味着失去部队,失去战友。“不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就要跟着红军走到底!”倔强的谢飞泪珠已在眼眶里打转。休养连领导点头了。但是,大家都为她能否过泸定桥暗暗捏了一把汗。

  看着不远的泸定桥,谢飞咬着牙站起来走几步又跌倒。她想了个办法:由低处向高处时,就爬;由高处向低处时,自然下滑;爬不动滑不动时,将两手撑在地上,屁股填得厚些,在地上磨、拖……部队过了2个小时,她才爬到桥边,往下一看,眼前直冒金花。她鼓足勇气爬到桥头,咬紧牙关,稳住心神,坦然地伏在铁索上,一点一点地向前挪动。每蹭一点,虚汗一大片,半个多小时后,谢飞终于蹭过了泸定桥。又过了2个小时,她以惊人的毅力赶上了队伍,化险为夷。

  雪山草地,红军将士排险阻

  第一座雪山是夹金山,海拔4000多米,人迹罕至,禽兽无踪。上山前,谢飞和几个战友到小山村买了些红辣椒、生姜和大蒜。谢飞将上级发的羊毛和棉花缝在两件单衣中间,她就是靠这件“羊毛衣”翻越了5座大雪山。

  谢飞和战友们踩着先头部队的脚印往上爬。海拔不断增高,空气更加稀薄。积雪已没过膝盖,上是陡壁,下是深渊,稍不小心就会踩空。谢飞背着步枪、米袋艰难地向上攀登。快到山顶时,突然乌云翻滚,狂风大作,雪片和冰雹劈头盖脸打来。大家冻得发抖,谢飞她们赶紧口含生姜,拚命往上冲,终于登上了山顶。下山时,谢飞和战友们坐“土飞机”似地向下滑,好不容易来到夹金山脚。就这样,红军又陆续翻越梦笔山、长板山、打鼓山和仓德山等大雪山。

  1935年7月中旬,中央红军到达四川松潘毛儿盖,从毛儿盖往北走就是数万里的水草地。过草地前,每个人筹足了15斤干粮。

  8月21日,右路军离开毛儿盖,进入松潘大草地。浓雾迷蒙,一天数变,忽来一阵风,时而一阵雨,继而一阵冰雹,变幻莫测。谢飞没有帽子,只能头顶脸盆,在风雨中前行。大家的粮食吃完了,就被迫吃皮鞋、皮带,挖野菜、尝百草。经过七天七夜的艰难跋涉,他们终于走出了茫茫水草地。这段艰难的经历,她终生难忘。

  革命伴侣,谢飞精心护少奇

  1935年10月,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。

  对于单身女红军的婚姻大事,大姐们看在眼里,记在心头,热心牵线。渐渐地女红军们都各自有了小家。刘英嫁给了张闻天,钟月林嫁给了宋任穷,谢飞经邓颖超牵线,嫁给了刘少奇。

  谢飞回忆道:“一天,邓颖超给我看一封信,是刘少奇写给邓颖超的,大意是邓大姐曾许诺帮助解决个人问题,现在自己有了意中人阿香,请大姐做媒。”谢飞看信后,往事涌上心头:在中央苏区就见过少奇;过草地时,和少奇第一次说话;在以后的长征路上,经常得到少奇的帮助,目睹了少奇关心同志、严于律己的品质,敬爱之心油然而生。如今,邓大姐提出婚事,她双颊飞红,害羞地点了点头。

  这一天,刘少奇和谢飞凑了几元钱,买了一点酒和花生,在邓颖超主持下举行了简单的婚礼。毛泽东、李维汉和周恩来等10多位中央领导高兴地前来贺喜。她和少奇结婚后,改名谢飞,但人们仍习惯地叫她阿香。

  当时,刘少奇任中华全国总工会西北执行局委员长,谢飞在工农检察部工作。谢飞经常陪刘少奇到工厂视察。瓦窑堡会议后,中央决定谢飞陪同刘少奇去华北,加强北方局的领导。

  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设在天津法租界理惠兴德成衣铺楼上。白区地下工作环境险恶,随时有生命威胁。刘少奇公开身份是“周教授”,谢飞是“周太太”。刘少奇运筹帷幄,管辖北平、天津、山西、山东、河北、热河、察哈尔……黄河以北的各省市党的工作。少奇夜以继日地工作,累了,谢飞悄悄送上一杯新茶;少奇写的文章,谢飞是第一个读者;谢飞负责管理机要文件,传递信件,同时,精心保护少奇的安全。在少奇的领导、谢飞的协助下,华北抗日局面迅速打开,扩大了党的影响。

  铁军东进,奋战抗日最前线

  根据六届六中全会“巩固华北,发展华中”的战略方针,中央决定刘少奇兼任中原局书记,统管长江以北河南、湖北、安徽、江苏地区党的工作。

  河南确山县竹沟镇,被誉为中原抗战的摇篮,有“小延安”美称,是我党的红色根据地。刘少奇于1939年1月抵达竹沟,立即组建了中原局。不久,从马列学院毕业了的谢飞奔赴竹沟,任中原局组织科科长,协助刘少奇工作。后来,谢飞出任鄂豫皖区党委委员、舒(城)无(为)地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。她着力加强组织建设,开办党训班、组织发动群众、发展抗日武装、开展各种抗日救亡活动。

  1940年秋,谢飞受少奇重托,渡过长江到皖南军部给项英送信后,由于日伪军封锁控制了交通要道,谢飞过不了长江,从此与少奇中断了联系。

  此后,谢飞就任路东特委宣传部长兼江南社副社长、《大众报》负责人。谢飞带领江南社同志穿梭在水网地带,泛舟于芦苇荡中。她和编辑们一起调查研究,亲自写评论,宣传中央抗战方针,报道抗日成果。江南社办的《大众报》和《江南》半月刊,对苏南地区的抗日运动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  1942年底,谢飞等一批优秀干部被派往浙东,谢飞任余上县委书记、浙东纵队余上特务营政委。谢飞在与日伪军的作战中指挥果断,有勇有谋。其中有一次战斗就消灭敌人100多人,俘虏顽军大队长以下30多人,缴获机枪1挺、步枪40多枝、子弹1000多发。被誉为敌人闻风丧胆的“谢团长”。特务营也由原来的200人,扩大为600多人,成为新四军浙东纵队实力最强的部队。

  满腔热情,呕心沥血为法学

  1949年5月,谢飞从东北调到北京,任华北革命大学三部副主任,后来又出任中国人民大学专修科主任,满腔热情为新中国培养经济建设人才。完成专修班的教育任务后,谢飞为提高自己的法律素养,于1953年考取人大法律系研究生,继续深造。

  1957年2月,谢飞研究生毕业,被周总理任命为中央政法干校副校长,成为新中国第一代法学教育家。她手捧任命书,百感交集,许多往事涌上心头。她深知,加强法制建设任重道远,这副担子无论多重也要挑,因为这是党和人民交给的担子。

  在政法公安教育战线上,谢飞呕心沥血、默默耕耘,为祖国培养了一批批优秀的司法干部。几十年过去了,这些当年的学员大多数成为公检法司领导骨干,国家建设的栋梁。

  谢飞十分重视对少数民族干部的教育培养,坚持开设新疆班、西藏班,培养了一批少数民族司法干部。

  1978年11月,经国务院批准,停办12年的中央政法干校恢复办学,谢飞任副校长。第二年,五届全国人大通过了《刑法》、《刑事诉讼法》等7个重要法律。为确保这7个法律的切实实施,中央政法干校受党中央委托,举办了两期法制宣教班,培训各省、市、自治区政法机关、军队政法院校有工作经验和宣讲能力的处以上干部。谢飞亲自写讲稿,主讲《加强法制建设》、《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》等课。

  1982年,中国法学会成立,谢飞被选为第一届理事。她积极工作,撰写的多篇论文发表在法律学术刊物上。

  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晚年的谢飞继续为革命忙碌着,1984年6月,年逾古稀的谢飞就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顾问。她曾担任第六、七届全国政协委员、公安部咨询委员、海南新加坡马来西亚归国华侨联谊会名誉会长、中国宪法学研究会顾问、北京新四军研究会顾问、北京新四军研究会浙东分会名誉会长等职。1991年9月,为表彰谢飞对公安、法学教育工作做出的卓越贡献,公安部授予谢飞人民警察一级金盾荣誉奖章。

  (摘自《世纪风采》黄进琪)

备案号[46010602000114]  Copyright (c) 2010 域名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海南省妇女联合会  技术支持:南海网  管理员登录
地 址:海南省海口市国兴大道69号海南广场省人大政协楼11层
传真:65336469 邮编:570203